白夜灯塔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所思不远,但为平生。

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起飞(完结)

这篇太喜欢了……

小犄角123:

梅蛋。日常,慢热。肯定避免不了哈蛋。 哈利死亡提及。


冷西皮就不在标题注明了。tag其实也懒得打_(:з」∠)_
 想了想还是不另开了。


上(补完)


梅林基本上同意哈利关于艾格西的评价。“充满潜力”。 


他在平板上记录,还有“急躁”、“挑战规则、”“不服输”、“敏感”……不不,他划掉敏感,写道,“捣蛋鬼”。 


老实说他穿的那是什么衣服啊!他跟着哈利进门的时候梅林就在心里默默画了个叉。加拉哈德乐于破除冗规提拔平民,这很好,但有时人们订立规矩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艾格西穿成那样也不太好看。不,不是说他觉得艾格西就好看了。 


职场经验:不要去指责你同事的品味,但是也别和他品味太过相近。 


不过在哈利看不见的地方,梅林愿意承认,艾格西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比如打破双面镜的时候,虽然板着脸数落了所有人,但他的确额外多看了几眼艾格西。站在镜子前面那会不算,哪怕他还算有点看头,梅林也绝对属于公事公办。 


当然这事没必要让哈利知道。没必要让任何人知道。 


选狗的时候艾格西表现的不太好。他明显一窍不通,选了哈巴以为是斗牛,而且还对着狗狗露出了“那种表情”。这让梅林想到最后一关的测验心里就不太舒服。不是说他会有罪恶感,可就是有点不舒服。也许这就是他特别叮嘱艾格西不许抱着狗训练的原因。 


梅林知道他悄悄对艾格西有点优待。 


不然他怎么会通知他加拉哈德任务出了意外,看着艾格西焦急万分地跑进病房,还近乎安慰地叫他努力训练,不要给推荐人蒙羞。 


上帝保佑哈利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艾格西很感激他,哪怕只看到了哈利一眼。而他在训练中也的确更拼命了,成绩出色的要命。和他死去的父亲有一拼。 


说到他死去的父亲,梅林阴险地想,不知道会不会被泡他儿子的哈利气得活过来。 


李没有活过来,哈利终于醒了。看来还是哈利赢了,幸运的加拉哈德,手持圣杯的加拉哈德,不肯服老的加拉哈德。和年轻人谈恋爱会收获年轻吗?或许。但在梅林面前秀恩爱?混蛋行径。梅林在心里评价。说真的有必要吗?艾格西已经胆敢抢我的平板了,在哈利说我胡扯之后;而哈利居然还替他抢!而且他绝对看到艾格西偷笑了。好吧你们两个混蛋,梅林忿忿不平地想,祝你们情路坎坷。 


当时他也没想到之后会发生那些事。他只是继续训练,毕竟公事就是公事。胆大包天的艾格西,居然敢质疑梅林。他本可以臭训他一顿外加惩罚训练,或者干脆一走了之,但是他说:“有意见到我耳边说。” 


职场守则说什么来着?不要调戏你同事的男朋友。不过既然没有当着他的面,那就不算。近距离看艾格西,梅林有点理解哈利为什么喜欢这个年轻人了。他是如此天真,鲜活,生机勃勃。他有的那些谁也比不上,而我们竟以为自己比他更高高在上。因为这个,就算艾格西在他身后偷笑了,他也没有追究。 


悄悄优待之后是额外的宽容,要叫谁来说,也得觉得他有点喜欢艾格西了。尽管如此,梅林依然不以为意。他见过艾格西和哈利是怎样看对方的。并且谁也没料到哈利就那样死了。 


他没有,艾格西也没有。亚瑟也许料到了,但他肯定没有料到自己死去的丑态。他不是没有在心里替艾格西喝彩,但是对着逝去的哈利总有点不合时宜。那年轻人是为了他复仇。他来找梅林,带着绝望与信任,对瓦伦丁的怒火。加拉哈德,这次幸运没有站在他这边,但他又有这样忠诚的情人。可艾格西,梅林怜悯地想,他还来不及悲伤。 


而且哪有什么时间允许悲伤,世界就那么傻逼地杵在那等他们去拯救。计划简单粗暴,漏洞百出,整个儿不是梅林的风格。而哈利精心挑选的西装完美无缺,让艾格西看起来像他又不像他,总体来说,“你穿这样好看极了,艾格西。”替你遗憾加拉哈德,但樱桃是我的了。


艾格西说fxxk me的时候他还能点个头,说男仆的时候就有点欠……了。最糟糕的是他还朝梅林挤眼睛?基督耶稣啊,梅林压抑着不要把白眼翻到脑后勺去,强迫自己低下头。冷静点,你还有整个世界要拯救呢,外面还有两个小鸡崽子等着你照看呢!


加拉哈德你在天有灵,他TMD刚才是不是和我调了个情?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像溜冰滑梯,让人头晕目眩鼻青脸肿,还有一点爽。有点对不起兰斯洛特,不过她眩目的百公里自由落体的确不如艾格西老套的多人洞穴激战需要关注。坏孩子得到最多关注,总是如此。何况他还崩坏了裤子。说真的,关于西装哈利总是对的。干得好哈利。


干得好艾格西。把精英贵族们炸成烟花,拯救了全世界,替哈里哈特报仇雪恨,拿香槟的时候还记得带两只杯子,并且显然不是打算和梅林,噢还有兰斯洛特,一起庆祝用的。没关系,既然拯救世界完全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儿,那就理所应当该有点奖励:梅林决定光明正大地纵容艾格西一回,替他打开门再关上。



艾格西嘴硬不愿意承认,但他真的不擅长燕子任务——何况艾格西还生嫩着呢。他招姑娘们喜欢的方式就是英雄救美,替她们解围那一套。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我们年轻的加拉哈德。看他故作老练的手段,梅林尴尬恐惧症都要犯了。他自以为调马丁尼就是调情——所以艾格西说过是哈利亲自教他调的马丁尼,其实就是指他们两个在调情?或者说哈利哈特教的他调情——因为没有人天生会那样别扭地调情。幸而艾格西生了一张漂亮脸蛋,还有惹人喜爱的绿眼睛。
 “得了吧梅林,你就是嫉妒。”艾格西反击。
 “我天,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再调情了。”兰斯洛特不胜其烦。


梅林当然知道艾格西只有在跟他调情的时候才来去自如,妙语如珠。他不知道的是这算是无伤大雅的那种还是暧昧不清的那种。地球在转,他们仍得向前,艾格西变成了加拉哈德,梅林代理着亚瑟。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却又好像没有什么不同:不是说艾格西就不怕梅林了,但他变得从容自信,拒绝改口称呼他更高的职位;梅林对他的严厉里又总是带点私情,说不好就给了加拉哈德三分讨价还价的余地。


哪儿来的私情,梅林万万不会承认。就跟他不会承认和艾格西调情一样。当然,也没人会蠢到真去问他。
 除非这个蠢货叫艾格西。
 “你说我们算调情吗?”艾格西挑了个不太好的时机问他,“就前阵子洛克茜说的那个。”
 “你暴露了。”
 “你说啥?”艾格西的咒骂伴随着一阵乒乒乓乓乱响,“fxxk me!我需要后援!”
 “我在路上!”梅林举着一把很大的枪出发了。噢,这个绝对算调情。


毫无悬念地,加拉哈德拯救世界,梅林拯救艾格西。他们互相拯救,避重就轻地调调情,艾格西有什么意见要到梅林耳边说。“我的意见,梅林。”艾格西给了他一个小孩子式的拥抱和一个邪恶的吻,不是嘴唇而是脸颊,“谢谢你总替我擦屁股(save my ass)。”


呃,尴尬。梅林不由自主忆起忠诚考验那次艾格西抱怨香槟味道怪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这个该死的街头小混混从来就不按套路来,你好像看明白他了下一秒却又不知道这小混蛋会怎么就气得你咬牙切齿。
 他怎么能亲完就跑,到底是哪个混蛋把他教成这样。


如果说在理想与现实之间隔着千山万水,那么在梅林与艾格西之间更甚,他们隔着一个死去的加拉哈德,和一个无所不能的梅林。无所不能的他除了不能让自己长出头发,能收拾一切烂摊子,能重建圣城,任何事情难不倒他,他也能击败虚无缥缈的亡灵,因为他别无所求。他能在千里之外拯救艾格西于水火,坦然面对洛克茜拿他和艾格西打趣,甚至还能在指出加拉哈德尤其吸引年长男女的同时不忘自嘲。他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因为他从未行差踏错一步。
 密涅瓦的猫头鹰要等到黄昏到来,才会起飞。


“猫头鹰很像梅林。”艾格西嘟嘟囔囔,步伐虚浮像个醉汉。他想说的其实是梅林很像猫头鹰。洛克茜好心替他解释:“加拉哈德被打了三支吐真剂,药效未知。”
 兰斯洛特话音刚落,艾格西就甩开她好心搀扶的手,像头小豹子一样冲向梅林,跳起来挂在他身上。哇噢。洛克茜克制地看着这一切。啧啧啧。
 “梅林。”艾格西笑嘻嘻地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蹭来蹭去,“你的手托着我的屁股。你故意的。”
 “不是。”梅林抱着他走进医疗室,示意兰斯洛特出去。“我需要做些测试。”
 “我能亲你的光头吗?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答案是不。”天旋地转,艾格西现在躺在病床上,脸颊粉红咯咯傻笑。来问我呀,来吧来吧,他的绿眼睛带着快活的小翅膀,紧紧拉着梅林的手。你这傻猫头鹰,你想问加拉哈德还是哈里哈特?还有艾格西所有的小秘密。你可以活吞了他,连皮带骨,一点渣子都不剩。
 “没什么大碍。”检查完瞳孔和脉搏,梅林绅士地打算留他一个人待着。药效褪去之后艾格西会感激他的,如果他没有拉住梅林的话。
 “不不不不不!”年轻人惊慌失措,泪眼朦胧,“别走,别留我一个人,哈利!”
 啊哈。无所不能的梅林,无所不在的加拉哈德。梅林自嘲地想,起码我们打了个平手。


艾格西清醒之后他们对此事绝口不提。他们甚至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私人对话,那些玩笑调情全部消失不见,气氛比本国的自来水还硬。兰斯洛特悄悄抱怨,梅林充耳不闻,他现在是亚瑟,对办公室政治得心应手。括弧,不包括办公室恋情。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两周后,一次几乎毁灭整个组织的突袭。他们死里逃生之后梅林发现高高在上的俯视艾格西让他倍感压力。不是说身高差,这个他还挺满意的。只是梅林完全不习惯去一视同仁。见你的鬼去吧他怎么可能做得到对待艾格西不特别优待,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哈里哈特死了他仍活着,加拉哈德死了梅林仍活着。但艾格西死了会如何?他完全无法做出设想。万事没有偶然性只有必然性,他是内勤艾格西是外勤谁的死亡几率大是必然的;艾格西为了救他会豁出自己的性命是必然的因为梅林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现在艾格西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而梅林后悔的要死也是必然的,因为他在乎的太多做得太少,做得太多而说得太少。现在他只能站在艾格西面前幻想自己在他的葬礼上吐成一团烂泥,因为他无法忍受这个设想。


如果艾格西在黄昏前醒来,梅林会允许他吻自己的任何部位。


“真的?我想我还是选择先亲光头。”
 “你这小混蛋。”
 “得了吧,口是心非的苏格兰佬。”


黑屏。


—the end—


注:标题引自黑格尔。


总算写完了_(:з」∠)_
 忍不住絮叨一下,其实哈利和艾格西真没到那一步,因为他死的早。这篇又名梅林老师想太多。

评论
热度(102)
  1. 白夜灯塔小犄角123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太喜欢了……
  2. THE FOOL小犄角123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夜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