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灯塔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所思不远,但为平生。

【授权翻译】【HE】【hartwin】Kilig (1/5)(夏日热恋)

ImperviousChaos:

简介:


当他回忆过去的时候,来到意大利也许是他曾经有过最好也是最糟糕的主意。


(70年代设定,Harry和Lee是大学同学)


(甜的,非CMBYN原著结尾,有H)


(实际上原作是一发完,但是八千多个单词怎么着中文下来也是上万了,就在征求了原作者意见的情况下分成了五个部分)


(各位小伙伴们不用担心他俩任何一方改嫁的问题,emm以我的节操担保是甜的)




塔加拉族名言:当爱情和浪漫来临的时候,你可以感受到体内蝴蝶在激动地上下翻飞。


(1)


当Harry回忆过去的时候,来到意大利也许是他曾作出的最好同时也是最坏的决定。自从18岁开始,Lee Unwin 就和Harry是最好的朋友,这份友情即使在26年后仍然一如既往,丝毫不见褪色。来到意大利共度几周的邀请被Harry搁置了几年,但是当Michelle怀孕的消息传来时,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借口来拒绝了。他离开墨西哥,坐上了去往意大利的飞机,在墨西哥他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西班牙语知识,为自己找到了一份将现代墨西哥名著和经典诗歌翻译成英文,并且拥有数不清日光浴机会的工作。




他的飞机晚点到达意大利,使他不得不在城里过夜,在早上他租了一辆车,但是他很快就迷了路。




乡间别墅十分美丽,仿古式的建筑在意大利随处可见。别墅的四周被柠檬树环绕着,馥郁的柑橘香飘在风中,离露台不到一百码的地方有一个小湖,成为花园向后延展的一部分,点缀着野花和未经修剪的高草。




Lee一如当年,微笑地迎接着他,接着就是一个坚定有力的握手。除去鬓角处的几缕灰发和眼周新出现的皱纹以外,他看起来几乎跟Harry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模一样。他并不孤单,Michelle和当年Lee迎娶她的时候一样漂亮,金色的头发,肤色均匀的脸,腹部因为怀孕而微微隆起。Lee在他上飞机之前询问过他,询问他是否能够延续传统成为他们即将出生的孩子的教父。她拥抱了Harry,滔滔不绝地说着他是如何看起来一如既往,以及墨西哥人待他如何。




在Michelle说完之后,他们一起走进了房子,Lee将他的行李送到了Harry暂住的小木屋里。乡间别墅的内部看起来和外部一样完美,他们在Michelle泡茶的时候轻声交谈着。一会以后,Lee拖着沉重的步伐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看起来仿佛看破了红尘,一整个世界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Harry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完美的下颌线条连接着脖颈,接着是肩膀,晒出的小麦色皮肤上点缀着些许雀斑。他比Lee矮半英寸,削瘦一如所有即将成年的青少年。




“Harry,你记得Eggsy的,” 他的确记得,在他的记忆中他还是一个无拘无束的小孩,整天一有时间就花费在外出爬树和用树枝戳死去的蛞蝓上。他并没有料想到他会长成为一个有着精心雕琢过后大理石般的下颌线的帅小伙子,“Eggsy,这是Harry,你的教父。”




“很高兴见到你。”他伸出手臂和Harry握手。这感觉不对,Harry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年轻人拉进自己的怀里,在他耳边甜言蜜语地低声谈论着他是怎么想要带他上床和他共度良宵的。他摇头清除了自己邪恶的想法,想着Eggsy对他的年龄来说未免太过年轻了,并且对方根本不会对他产生同样的想法。






(2)


他把自己安置在码头边的小屋里,考虑这儿有一个独立的厨房和休息区,以及一面挂满了书籍的墙,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量了。harry知道Lee自从可以阅读开始就已经开始收藏书籍了。他没有打算与大家共进晚餐,但是Michelle坚持说,除了他上次来的时候留下的一罐九年的高龄番茄汤,小木屋内什么也没有。


在Harry向Michelle保证不会在晚上溜出去把自己搞丢之后,计划内在小木屋里的独处时间就不值得奇怪了。在敲门声响起的时候,Harry正在捧读一本书,他没有去应门,因为他决定忽视它的存在直到敲门声再次响起,他忽然记起自己不在家,也不是住在一些他经常忽视其他人的存在的酒店里。


“爸爸说你翻译俄语的经典名著,” Eggsy站在门廊上,衬衫解开着,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光泽,“我爸说你也许是能和我一起谈论我在剑桥课程的最佳人选。”


哈利让他进去,又回到他之前坐过的椅子上,拿起一杯威士忌。如果没有预见性,他不会成为所谓的最佳人选。


“当然。那么俄语呢?说不定你用意大利语会更好。”Harry对着自己对面的座位示意,Eggsy蜷着腿坐进椅子,目光从未从Harry身上移开,好像Harry为天上的星星画了华丽的涂装一样。


“我就知道你要考我这个问题,我花了三个星期的时间来学习。”


“三个星期?”Eggsy点头,拾起Harry《杀死一只知更鸟》的副本,并把它翻过来去查看封底。


“爸爸保留了很多你的翻译作品,就是那些已经开线的。我从中学习了大部分的语言。我从维克多那里学来了剩余的外语,他每周都会割草一次,”他仔细地把书放下,拿起另一本书,又看向封底,嘴唇轻柔的念出俄语绕口的单词,“这是我最喜欢的,我很喜欢它在描写俄国社会变革的那一段,非常尖锐的评论。我也拿到了你的完整译本,爸爸给了我在我进入剑桥之前,说我可能要学习它。”


哈利扬起眉毛。Lee曾经对于Eggsy是多么的聪明这个话题上和Harry夸夸其谈,但是Harry原以为这就像其他任何一个家长一样,都认为他们的孩子是地球上最聪明的人,但现在他切身的体会到Lee说的都是实话。Eggsy在剑桥表现的像一个平凡的少年,在学校堪堪值得一个大拇指,但是Harry知道如果他在某方面和他父亲当年一样,那就是他会通过自己的成就战胜每一个曾经质疑过他的人,他有他自己谦逊的方式。Harry把一杯威士忌放下来,起身走到Eggsy的位置后面,拿起另一本书。


“也许你想看看这个。自从我是一名学生以来,这本书就一直在教学大纲上。当我们喝醉的时候,你的父亲老是让我用原版的俄文读给他听,他这个混蛋。他曾经让我教给他驯悍记的开场白去撩妹。毋庸置疑,他的行动没有成功,我警告过他的。我相信你妈妈当年对他喊了一句’没救的智障’。”他把书递过去,手指擦过Eggsy的手掌,几乎是颤抖着的,但他不想冒险。年轻人笑了,鼻子皱了起来,Eggsy用手指摸着书封皮上金色的凸印。


“谢谢。我试着去读的。”他翻开书本,停留在折好的一页上,用手指轻轻点着在那里乱写的笔记,“你总是在污蔑你自己的著作吗?”Harry坐在椅子的扶手上并倾斜着身体去看向Eggsy手指的地方。


他早就应该知道了,那些迹象都在那里,但当Eggsy靠近并吻住他时,他仍然感到惊讶。这不是很好的体验,只经历过蜻蜓点水那样的、无比纯洁的吻的年轻人在亲吻一个经验比自己丰富的另一位。


“这不合适。”


“为什么?我喜欢你。”他看起来十分绝望,他仍然没有弄清楚他做错了什么。


“我的年纪已经足够成为你的父亲了。我是你的教父。”


Eggsy生气地大笑起来。


“10年以来我都没有见过你,我不认为这是合格的教父礼仪。”


“够了。你需要离开,”他站起来,拿起那一杯威士忌,俯下身来,再次看着Eggsy,眼中满是拒绝,“离开。”


Eggsy怒气冲天,但还是把书从桌子上拿了起来,他带上门出去了。




译者:


emmm一如既往的小学五年级语文水平,应该会日更吧......至少会在一周内更完


这一篇社保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为原作者打call!!!大家别忘了去原网址点个kudo留个评论啊!


欢迎各位大佬评论/捉虫 (☆゚∀゚)


一起爆嗑啊hhh


原文链接

评论
热度(116)
  1. 白夜灯塔ImperviousChaos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夜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