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灯塔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所思不远,但为平生。

[Hannibal S3] Antipasto [剧透警告]

很棒的考证与剧评。

木末芙蓉花:

[Hannibal S3] Antipasto [剧透警告]


 



  • 内容概括


  • 表面之下


  • 台词分析



 


内容概括


我最喜欢看的一种文,套路就是,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人出现,却让你强烈地感觉到另一个人的缺失。像一个精神上的黑洞,令出现的那个人显得尤其沮丧,愤怒和黑暗。就像这一集的Hannibal。


我十分喜欢这个开篇。Antipasto是意式前菜。一个新的开始。而在这道前菜里,沮丧,愤怒,黑暗的,是脱下了高雅体面格子西装,穿上黑色机车服的Hannibal;缺失的那个人,是生死尚且不明的Will Graham.


如果先从文学角度总结一下这一集的内容的话,大概是Will的背叛,令Hannibal心碎,他又开始筑建高墙,将自己隔离起来。他独自杀人,独自享用美食(开篇他一个人在巴黎杀死了Fell教授),你能从他脸部紧绷的肌肉,窥探到他混乱疼痛的内里,尝试将一切复原到Will出现之前的状态。但他失败了。失败得“高贵而悲惨,如同暴君的面具”[出自诗《猎角》,阿波里奈尔]。


不要说身残志坚,可着劲儿嘲讽他的Gideon,就连之前觉得有一些亲切感的Bedelia也是貌合神离。如果前两季Hannibal每一次杀戮,都是用那些裹在血肉里,艺术里,自负里的爱的隐喻,写给Will的萌动的情诗,你们觉得将一个被自己所吸引(就像Will)、有些胆大鲁莽好奇心(就像Will)的人,也许无意中试图靠近自己,试图取代Will Graham位置的人,肢解扭曲成一个器官展示起来,全力喊着,——Hannibal·“这是我破碎的心”· Lecter——如果这都不算爱?!!!


用汤不热上看到一句话来讲,就是



“这是我看过的最同♂性♂恋的一集汉尼拔,而Will甚至都没有出现。”



 


表面之下


说回电视剧。Hannibal从美国逃到欧洲,为了躲开世俗对其食人行为地谴责,和法律系统地制裁。但他并未漫无目的只是逃走,而是先抵达了巴黎,杀死Dr. Fell和他的妻子,和Bedelia一起篡夺了别人的身份,然后就来到了意大利佛罗伦萨。


这种目的明确地旅行,令他的逃跑,更像是一种有意识的自我流放,如同中世纪时那些流亡的逃犯一样。


他选择的目的地——意大利佛罗伦萨,是文艺复兴时期几位大师的故乡,其中就包括了著有《神曲》的但丁。他同时是意大利文学史、和流放史上最耀眼的一颗星。


但丁对于意大利的重要程度,从那个在舞会上嘲讽Hannibal的教授身上,完全可以感受得到。他在指责Dr Fell(Hannibal)这个并不是意大利人的人,竟然想要成为意大利标志性的Palazzo Capponi图书馆馆长。


作为对这种专业资格怀疑论的反驳,Hannibal当众朗诵了一首但丁的十四行诗。


好了,考据控的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一首诗。这一首诗的名字,叫做Vide Cor Meum,是但丁1295作品La Vita Nuova (The New Life)中的第一首十四行诗。


要说这首诗,不得不先提一句这一部作品。其中,但丁描述了他与一位佛罗伦萨姑娘Beatrice的数次相遇,和他对她,深刻的,充满激情的爱意。那是一种因为禁忌(但丁那时已婚)从未在公众面前广而告之的爱。而那位姑娘在其中,是一种被但丁描述为“美景,天使的,神圣的传喻者”形象。


La Vita Nuova (The New Life) 这一部作品,是一种对这位爱人地遥远凝视,渴望,想象和愿景。第三章里,但丁在梦中,见到有一位使者,令他剖开自己的胸膛,然后捧着他的心脏,让Beatrice吃了下去。随后Beatrice跟那位使者一起,升入了天堂。


意识到联系了吗。


心脏。求而不得。爱。


然后吃下心脏以后进入天堂,再结合Hannibal一直以God自拟。我想我已经不用再说任何一丁点。




在Thomas Harris的书中,Hannibal甚至取得了Vide Cor Meum的手稿,其中一句的英译,是



"Love appeared to me so suddenly That I still shudder at the memory"


爱来得如此突然,我仍在回忆中轻轻颤抖。





Hannibal逃走后,改变身份藏匿在佛罗伦萨,他没有重操旧业还是干回心理医生,突然改变方向研究起了中世纪文学,特别是但丁。说到原因,就要提到但丁的流放史。


1301年被从佛罗伦萨流放,终此一生,他都想戴着诗人的桂冠(crowned poet),合法地回到他引以为傲的故乡。但终究未能如愿。


而Hannibal来到这里,干起文学工作者的活儿,混入学界,甚至成为了那著名的Capponi图书馆馆长,都是一种与但丁之间的,古今之间的映射。他完成了但丁没有完成的事情,他获得了文学界的认可,成为了这个小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觉得这一季的Hannibal整体感觉有一些不一样了,那么你就完全捕捉到了腐勒想要表达的东西——这一集里所有的所有,都撕开了包裹的外衣,因为Hannibal脱下了他的human suit,那些曾经含蓄的,隐晦的,通过上一季血的洗礼,一下子全都展示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在他对Will的渴望完全无法抑制的状态下,即使他有意地包装着自己的疯狂和黑暗,还是让人看得胆战心惊。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虽然隐而不发,却远远的就让人嗅到血腥气。


和大结局小彩蛋里蓝天白云完全不同,这一集画面里的黄色滤镜,简直运用得丧心病狂。黄色成了画面的主导色,几乎完全淹没了其他色彩,真的令人想到漂浮着凌乱气泡的香槟。那些古时用来作“圣礼”的酒精。


每个人都惧怕着自己最爱的东西被夺走,被摧毁。宗教称这种精神上的压力为“虔诚“,同时称那些被夺走、被粉碎的心爱之物,为一种为神的牺牲。


上一季大结局里,Hannibal同Will一起,共进了“最后的晚餐”,像是耶稣与圣徒们做的一样,撕开面包,共同饮酒,然后他揭露了Will(犹大)的真面目。而这一集里,毫不含蓄地,赤裸裸地直接提到了背叛了耶稣的犹大。Hannibal在关于但丁的《神曲》演讲里,描述犹大时,他说



Betrayal, hanging, self-destruction


背叛,绞死,自我毁灭



别不承认当你看到Hannibal念出这些语句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一个内里疼痛不已,仍然在被背叛中无法获得平静的……恶魔。


他甚至用一种可以称得上多愁善感的声音,念出了那一句



“I make my own home be my gallows.“


我把我自己的家,变成了我的绞刑架。”



这一句中包含的情感,大概是自嘲(对自己)与埋怨(对Will Graham)各半。






这一个镜头简直……捂胸口。He really is the Devil.


这个情节,在Ridley Scoot的电影《Hannibal》(2001)中也有出现,有兴趣的可以去比较一下。


 


还要提一句,法国画家古斯塔夫 · 多雷,跟英国画家威廉 · 布莱克(William Blake)都曾以但丁的《地狱》为题画过多张画作。古斯塔夫的风景画相当美。而威廉· 布莱克在这一季之后还会被重新提到,因为红龙部分里,大舅扮演的Francis Dolarhyde深深着迷的画,就是从布莱克的画作,The Great Red Dragon and the Woman Clothed with Sun (1805)中来的。 






最后Hannibal用来折心脏的那张纸上印的,是达芬奇在1490年左右,用墨水在纸上画的素描,叫Vitruvian Man。




虽然通常被当做纯粹的艺术来研究(著名的人体“比例”问题),但其实这里面有达芬奇巨巨的人体解剖科学研究成分在。用在这里,意为——剥皮,肢解人体,拔叔连抒情都如此地高逼格。


 


为什么花了两个场景的时间来讲Beledia去食品店买东西?因为她尽量避免吃Hannibal的食物。和后来餐桌上,她的“避免吃有中枢神经系统的东西”的言论前后呼应。她的挣扎也是显而易见的。一开始因为杀人(并不清楚真实情况,但那个躺在地上的死尸男,是扎克· 昆图,姑娘们!咳咳……)。


Hannibal帮助她改造了事发现场,跟她一起编造了她防卫杀人的故事,导致她在某种程度上跟Hannibal绑在了一起。这两个人,成了一种共生系统(codependency)。 




待在Hannibal身边,她既惶惶不可终日,又无法不去好奇Hannibal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她在自己慢慢向黑暗沉沦,但是又从根本上缺乏挣脱枷锁的勇气。所以她的这种陪伴,只能算是半自愿性质。


她成日惊恐不安,甚至坐在公共场所下,望着监视摄像头,这是一种潜意识中的SOS求救信号。而另一方Hannibal也无法从这种脆弱病态的关系中获得任何满足。杀死可怜的炮灰先生之前,他问Beledia,你现在是在观察,还是在参与?他的语气可以说是汉尼拔式的,愤怒中不忘带着礼貌。仿佛在说着,


you really need to make up your mind,Beledia.






台词分析


真心贡献给腐勒巨巨三千个膝盖。听我慢慢道来。



One can appreciate another's words without dissecting them. Though, on occasion, dissection is the only thing that will do.



炮灰先生在鄙视自己的教授时,说Fell教授自己写不出好的作品,只会在学界以分析解构(dissect)别人的作品立名。而Hannibal回答说,欣赏别人的作品,不一定要解构,虽然,有时候,解剖是唯一的途经。这里的dissection说的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不是对文学作品的解构,是对人,在身体上地肢解。发现拔叔有礼貌到,经常动手之前都会很早给食物一个notice——对不起,你已经拿到号在我的菜单上排队了。


 



Bonsoir



法语的晚上好。在Hannibal的世界里,我们不说 Hello, I'm going to kill you and have you for dinner.我们说,Bonsoir. 不觉得这很美吗?


 



The Devil has been a yoke on the neck of humanity since we first began to think and dream. I for a much shorter time.



我很同情字幕组的巨巨们,这部电视剧妥妥是他们的噩梦了。23333


所以我尝试译为,我们开始思考与梦想时,恶魔是人性脖颈上的那一道枷锁。对我来说,这是相对短暂的一段时间。


意思是,Hannibal认为一旦挣脱了人性的枷锁,所谓的恶魔,因为缺少对立面(道德,束缚),是根本不存在的。他比一般人要更快地意识到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他很快地就挣脱了自己的枷锁。所以Gideon才说,至少你承认了你也有过枷锁。→ 你也被道德伦理束缚过。→ 你也是个凡人。


 



This isn't cannibalism, Abel. It's only cannibalism if we're equals.



拔叔并不承认自己是食人魔。食人魔,是指,人,吃人。双方要对等。但他觉得Gideon并不跟自己对等。他只是自己的盘中餐。


 



Once upon a time...



从前…


这一句所有童话的开篇,它挺美的。







I'm happy to sing for my supper.



那个反对拔叔成为图书馆馆长的Sogliato教授,他提议让Hannibal举办一次关于但丁的研究讲演,就是后来我们看到的那一场。拔叔的回答是,我很乐意为我自己的晚餐歌唱一曲。这里的晚餐当然是双重含义:



  1. 谋生的门道或者工作;


  2. literally 晚餐



所以一方面他是说,为了取得那份他“梦寐以求”的工作,他乐意接受这个提议,另一方面,你们都懂的。


 



Your peace is without morality.


Morality doesn't exist. Only morale.



Beledia说,你的内心平和里是没有任何道德的。因为Hannibal在此之前杀害了Dr. Fell跟他的妻子,还有老馆长。而Hannibal回答,道德是不存在的,只有情绪(精神面貌)。


这一句表面上是指,跟前面“恶魔是枷锁”遥相呼应,一旦你挣脱了世俗的束缚,这一切,善与恶,好与坏,根本都是不存在的。而有趣的地方是,在意大利语中,并没有morality这个词,只有morale。所以拔叔是在一语双关大概。(我不懂意大利语,只是大概查了一下,如有错误懂的姑娘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


 



May I get dressed?


You may.



有多少姑娘被拔叔的肉体冲昏了头脑?哈哈哈哈


这里其实是在呼应拔叔说自己脱下了human suit,他在Will,Alana跟Jack面前露出了真面目,然后在他冲洗掉浑身的血污之后,他又要穿上他的伪装了。他问Bedelia,我可以穿上了吗。而Beledia说,你可以。这二人的共生系统就此达到了某种微妙的平衡。


 



My wife and I would love to have you for dinner.



炮灰诗人先生,我其实还蛮喜欢你的Q^Q


 



What have you gotten yourself into, Bedelia? Shall I hang up your coat?



看看你把你自己拽进了什么,Bedelia?我能帮你把大衣挂起来吗?


啧啧啧,前后呼应又来了,Hannibal穿上了他的human suit,这个时候Beledia却脱下了她的大衣。Hannibal让她脱下的,不仅仅是大衣,大概还有人性跟道德。


 



Why do you think I'm' allowing this? 


'Cause snails aren't the only creatures who prefer eating with company. If only that company could be Will Graham.



你觉得为什么我会容忍你这样。


因为蜗牛并不是唯一在进食中享受陪伴的动物。要是这个陪伴是Will Graham就好了。


Gideon就是明显的I got nothing to lose,愈发身残志坚,处处跟拔叔对着干,拔叔痛恨什么他来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们看到当他提到Will的时候,拔叔的表情了吗。噢,Hannibal.


 


最后是一张美到哭的巴黎夜景截图。





汉尼拔回归了!!!!!!!!!!!!!!!!


超开心XDDD




参考文献:


[1] 台词: http://transcripts.foreverdreaming.org/viewtopic.php?f=186&t=18690


[2] THE NOSTALGIA OF HANNIBAL LECTER: A POSTMODERN REPRODUCTION OF DANTE ALIGHIERI'S EXILE:http://www.kinema.uwaterloo.ca/article.php?id=456&feature


[3] William Blake:http://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Blake



评论
热度(157)
  1. TunDra34木末芙蓉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ebihime
© 白夜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