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灯塔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所思不远,但为平生。

甘棠

写的很棒的梅蛋www

Fari:

甘棠


*


梅林被铃声吵醒。下雨,电话那头淅淅沥沥,是在室外,伴随朦胧雷声,隐约喘息,证明不是鬼魂来电。他等待,但打破沉默的是摔落声,电话挂断。


寄宿他家的八哥犬啪嗒啪嗒跑来,仰头望他。他套上衣服裤子,关门将它留在那里。


潮湿、黏糊的天,偏偏没有计程车,伦敦街头乌黑一片,他握着伞柄,终于向某一方向赶去。地不平坦,硌鞋,踏着激起水花,他行走,裤脚冰凉,全是雨水尘土。中途停顿,他打电话,打了两次拨通,都是笃定的声音。无用,迟缓,他想骂,嘴里重复说明,在哪处,哪时,是谁。


“谁?”接线员问。


“艾格西。”然后他改口,“加拉哈德。”


他等到凌晨,等来消息。加拉哈德已被送回,任务由帕西瓦尔接手,处理干净。


“没缺胳膊少腿,昏迷半小时,醒后无恙,我认为他想离开没问题。”帕西瓦尔说。


梅林切了通讯,又打开,“出了点故障,你再说一遍。”


“你过来吧,我让他等你。”


*


客房外有长桌,桌上摆了杯子和酒瓶,杯子有两个。帕西瓦尔的那杯剩了三分之一,他对梅林点头,示意艾格西在里面休息。


“你给他喝酒?”


“他要求喝。”


他们谈什么,难道互相倾诉自己失去挚爱,未亡人一般。荒谬。帕西瓦尔安静地喝完白兰地,他没戴眼镜,面露倦色。他摆手,堵回梅林话头,“我去睡了。”


挂在玄关的画隐匿暗处,天光即将亮起,为画布边角镀银色,梅林知道画框刻有署名,J.S.,跟着一行字:赠与我亲爱——


窗帘起伏,泄来微风。他挂好湿冷外套,来到房前,轻轻开门。


艾格西醒了,或者他根本没睡,他翻身,赤裸脚心伸出被褥也不管不顾。梅林坐到床沿,坐了一会儿,伸手为艾格西盖好。


“下次打给金士曼总部,打给我没用。”他说。


窸窸窣窣,艾格西探出被窝,灯光柔和,仿佛仍是夜晚。梅林假设再硬脾性也有柔软时候,他停顿,随后与艾格西相握,掌心覆手背,干燥温暖。


他感觉累了,因为半宿未睡。他想起那次艾格西去夺哈里遗体,一声不吭,血淋淋回来,被同行骂疯子。他守着哈里很久,罗西告诉梅林。有什么办法,谁的话都不听。哈里哈特死了,艾格西昂温还活着,瓦伦丁残党留给他几道深深伤疤,不可能褪去了。当梅林伏身亲吻光裸肌肤上丑陋瘢痕,艾格西将脸埋入手臂,弓起背,姿态宛若献祭。


他记得他们第一次做爱。他揪艾格西凌乱发丝,后者扬起下巴,展露脆弱喉结,酡红面孔。青年用指尖掠过男人眉骨,鼻尖,发出美妙声音。


你在想谁。


艾格西睁开眼,眼中水亮,喘息着,只是看他。


*


意料之中,艾格西先走了。梅林拽掉身前被子,衬衫压得一塌糊涂,枕边毛衣倒叠得整整齐齐。椅背驮着笔挺外套、服帖衬衫,有谁替他熨的。


亲密到照顾,未能到更多。


青年吻过他一次,当他为他弯下过高枝桠,擦拭他满目泪水。但这不是童话,描绘巨人在花园等待男孩,直至白花覆盖他全身。


不是没想过放飞,但对方如果想要束缚,光亮,故人触碰的一棵树。命途救星。


“你要越过底线了。”哈里曾经听他讲述训练过程,指出。


你不是?梅林想。


现今出外勤的,都知道有这么个加拉哈德,是好是坏,谁会说出。被宠坏?没有。被偏爱,也许。梅林冲澡洗漱,出来,想想,还是换掉昨天的毛衣裤子,随后穿拖鞋在安全屋找咖啡。


自便。帕西瓦尔虽不在,就是这意思。他找到厨房,停下。


“正好。你来端盘和刀叉。”艾格西说,“顺便,条纹衬衫不错。”


他等一会儿,因为梅林没回答,于是又说:“你睡得好晚,我以为你不睡懒觉。”


艾格西端着杯子,手不得不悬在半空,腾出空间与他接吻。有薄荷、红茶余味,苦苦凉凉的吻,杯子最终搁下了,他双手抱住梅林脊背,汲取男人体温。


梅林拥紧他。他们再亲吻。


“天啊。”艾格西在他唇边喃喃。


*


天色仍很幽暗。云朵低压屋檐和街灯,从中漏出微光,海从码头送来暖风,吹拂一层层包围码头的城墙,一片片竖起烟囱,倾斜的屋脊。艾格西在他跟前挺拔、轻巧地行走,那样年轻,有劲,却不声不响的。


梅林上前,艾格西便放缓步伐,转头寻他。厚实泥泞的落叶堆积一起,经过他们脚边,艾格西把他的胳膊拉过来紧贴身体。梅林由着他,指甲抵在手心,听汽笛响起。景致因为白昼起了变化。


“我想搬来你这儿住。”艾格西说。


“你想?”梅林确认。


他们慢慢地走,砌石的街道凹凸不平,再过两个街灯就是岔路口。艾格西跨过小块水洼,他们稍微分开,又互相蹭着手臂。梅林突然明白那一夜晚伫立楼下的幽灵是谁,他不曾想是艾格西。他甚至不介意一夜情中艾格西喊谁的名字,临行前手里捏着去哪儿的票子,他想的是一个抽象的,属于自己的青年。


他又说了什么,也许是关于狗的,艾格西微笑,眼中倒影是他,好像离他们初识很遥远了。


他会带他回家。

评论
热度(64)
  1. 白夜灯塔Fari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很棒的梅蛋www
© 白夜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