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灯塔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所思不远,但为平生。

[Kingsman][半AU][Harry/Eggsy]Novel Is A Second Life

awwwwww

移魂都市:


  • 半AU【Harry是Kingsman但Eggsy不是


  • 戒痕梗【Colin拍戏时戒指拿下去的时间太短,所以手上一直有戒痕,涉及OFC与婚姻,但不涉及真人与爱情关系


  • 题记来自施林克的《淡季》


  • 完结了!行文仓促不足之处还请多包涵。私货还是蛮多的,文中Harry的小说都纯属我个人杜撰,不要当真。爱Hartwin,爱生活,爱小说。小说是第二生活。All For Love。





“但我们的发展都是一阵一阵的,不是吗?有的时候很长时间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突然就会出现一个没有想到。一个偶遇,一个决定,顷刻之间,我们便不再是原来的我们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爱确实意味着占有。爱人之间存在着一种奇妙的,张弛有度的欲望,一些私人的,也许不切实际的想象,还有对彼此夸张到可笑的强烈占有欲。


这种占有欲时常会毫不留情地击中Harry。他们一起工作的某些夜晚,Eggsy洗过澡,故意错穿Harry的枣红色埃及棉睡袍,蜷起双腿坐在床上校对Harry的文稿。他卷起过长的衣袖露出结实的小臂,还戴着Harry的玳瑁眼镜,用一支尾端橡皮咬得奇形怪状的黑色铅笔在稿纸上来回勾画。


Harry俯身去吻他时,Eggsy会顺势把Harry拉倒在床上,双腿缠住他的腰,在Harry吮吻他喉结旁的小痣的时候,胸腔里滚过一串愉快的笑声。在这些寻常时刻,Harry会意识到Eggsy是属于他的,在Eggsy改变他的生活的同时,Harry也在塑造Eggsy,他是Harry毕生也无法真正完成的作品,一座线条圆润流畅的雕像,肌骨与血肉因为他的抚摸与雕琢而变得日益完美,鲜活。


为了主持Harry在查令十字街黑井连锁书店举办的首次签售活动,Eggsy决定订制一套高级西装。Harry带他前往位于萨维尔街的Kingsman裁缝总店,头发花白的老裁缝在Eggsy进入一号试衣间时对Harry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Kingsman的手艺历来无可挑剔,Harry的选择也恰到好处,深灰细条纹双排扣西装,搭配白衬衫与藏青底酒红条纹领带。Eggsy在试穿时就坚持将这笔钱分期返还给Harry,在Harry拒绝后,他开始购买和分期付款价值相当的礼物送给Harry,有时是一套限量发售的Wedgwood餐具,有时是一柄瑞士军刀,礼物轰炸持续了大半年之久,签售会当天,Harry还收到了一支万宝龙21K双色尖鱼雷钢笔。这支钢笔陪伴他度过了接下来的所有签售活动。


签售会结束后Eggsy在黑王子酒吧为Harry举办了一场小型庆功酒会,避开工作人员,只邀请了Merlin和Roxy。他们四人围坐在角落里,点了至少五轮黑啤。Harry到吧台续杯时,Merlin也走到吧台边,他坐上圆形高脚椅,点了两杯格兰特威士忌。


“年轻人哈?真让人怀念,你知道的,有点像我们过去的‘黄金时代’。”Merlin端起酒杯,扭过头朝留在座位上的Eggsy和Roxy看了一眼。Eggsy正在用一台从Ebay上新买的宝丽来白彩虹相机给Roxy拍照,女孩右手握拳,摆出一个超人起飞前的姿势。


Harry收回目光,解下真丝领带放进上衣的右侧口袋,答道,“是啊,黄金时代。”


他想起自己二十四岁时,刚加入Kingsman,休假时偶尔会和Merlin还有Catherine一起喝一杯,三人按次序轮流付账。后来他和Catherine结婚,他们仍然会在空闲时间聚会,喝酒,再加上Merlin推举的候选人James,他也是上一任的Lancelot。James参加了Catherine的葬礼,而Harry参加了James的葬礼。他们最终都离开了他,那段秘密的,险象环生的惊奇岁月也离开了他。Harry把他们留在记忆和小说之中。


“你把戒指摘掉了。”Merlin虚指着他的左手无名指。Harry点头。


Merlin脸上现出Harry最为熟悉的微笑,通常情况下这意味着Merlin对目前发生的一切都尽在掌握。“我知道你会喜欢他的。他不仅仅是个有潜力的好编辑。我现在是真的有点怀念那些能在冷冰冰的控制台上摆捧花的日子。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Harry挑起眉毛,正准备回击时就听到Eggsy大声喊他的名字,尾音绵长,像风拖曳过芦苇丛时的窸窣声响。Harry立刻意识到Eggsy喝醉了。他和Merlin干脆地碰杯,将威士忌一饮而尽,用口型无声地和Merlin道谢,然后大步走过去架起Eggsy,请等在门外的出租车司机送他们回家。


Eggsy喝醉后出奇的安静,他闭起双眼,似睡非睡地倚靠在Harry的肩膀上,直到进了家门,才睁开眼睛。他踢掉牛津皮鞋,坐在壁炉前的一小块正方形咖啡色编织地毯上,那其实是Harry为Eggsy的八哥犬准备的。Eggsy的妹妹最近突发过敏症,他准备把J.B.接到Harry家养一段时间。Eggsy反复按动落地灯的开关,瞳孔在光影交替间变幻出奇异的色泽。Harry按住Eggsy的手背时,他开始给Harry唱一首根本无法分辨词曲的歌。Harry耐心等他唱完,Eggsy唱完后就紧抓住Harry放在他手背上的左手不放,舔吻过他的每一根手指,舌头绕着戒痕打转,他含混不清地说,“你是我的。”


Eggsy孩子气的举动让Harry轻笑出声。他用右手环抱住Eggsy,轻声说,“我属于你。”


那一晚Harry梦到他和Catherine举行婚礼的那个上午,天气时阴时晴,Catherine穿过白玫瑰和满天星编成的拱门,走到Harry的面前,和他交换戒指。只是这一次Catherine没有把戒指戴在他手上,她把戒指放进Harry的掌心。人群之中仍然传来一阵阵的欢呼和掌声,花瓣纷纷落下,遮挡了Harry的视线。他看不清Catherine,看不清证婚的祖父,更看不清宾客们的容貌,只能茫然地走过落满彩色纸屑的冗长地毯,在驱之不散的疑惑中醒来。醒后Harry反应过来,在梦中,他是在寻找Eggsy。而Eggsy正缩在他怀里,下巴抵住他的锁骨。占有欲再一次像一枚子弹般精准地击中他的心脏。


原来你在这里。Harry心想。我找到你了。


很久之后Harry才想起问一问那首歌,Eggsy尴尬地回答说那是他高中时给第一任女朋友唱过的民谣,Leonard Cohen的《So Long, Marianne》。他从iTunes上下载这首歌,放给Harry听。Harry想象年少的Eggsy抱着吉他坐在草地上唱歌的样子,既遗憾又心动。他把这个细节写进了第三本小说,这是一对青梅竹马的男孩与女孩的爱情故事,两人在年少时分别,历尽沧桑,多年后又在远离故乡的异国城市重逢。他们偶然相遇时,广场喷泉边的流浪歌手唱的就是这首男孩曾给女孩唱过的情歌。他们同被歌声吸引,停下匆忙的脚步,等待着歌声再次将他们流离破碎的命运扭结在一起。


这本小说送印后,Harry的第一本小说也正式再版。Harry在第二版的扉页上加上一句“献给亲爱的凯瑟琳”。因为这是他与Catherine多年共同生活的诗意总结,这之后的小说里,Catherine不再是主角。但她和James乃至更多的故人经常会以一些只有Harry和他的朋友们才能体会的形式在小说中复活,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比如女主人日常穿的银鼠灰睡裙,男主人钟情的香水品牌,他们的儿子在吐司切片上涂抹黄油的方式,当然也有Harry和Eggsy的生活细节,比如Harry在Eggsy宿醉后的第二天清晨给他做的特制醒酒沙拉。


往事与现实在小说中融为一体。这也许是另一种形式的永生。Harry在第一本小说里曾经追寻过的问题,终于已有答案。




尾声


咸涩的海风懒洋洋地迎面吹来,Harry坐在戛纳人满为患的沙滩上构思那本间谍与学徒的小说,他准备把这个故事写成一个系列,献给Eggsy。Harry尝试在叙事时维持一种介于真实与虚构之间的精妙平衡,同时展现一段带有复古情调的浪漫关系,类似《尼基塔》和《窈窕淑女》。这和他以往的风格大相径庭,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Harry心不在焉地听着Eggsy的iPod,歌曲列表随机循环到一首迷幻的电子乐,嗓音沙哑的女歌手唱到副歌部分,歌声轻如叹息。


"I can see my sweet boy swinging……yo my love,move baby,move baby,I'm in love,I'm in Love……"*


就在同一时间,Eggsy海豚一样纵身跃出海面,露出晒成古铜色的后背肌肤,在空中停留几秒之后又落回海中,溅起和棕榈叶片形状相似的水花。


Harry望着Eggsy灵活地变换泳姿,突然以一位优秀特工多年培养而成的敏锐知觉注意到有一位陌生男人正从背后十米处朝他走来,他在对方迈出最后一步时合上iPad的Smart Cover,转过头对来人微笑。原来是移动冰淇淋车上的混血收银员,Eggsy之前从那里买过一个薄荷巧克力甜筒。


男人以法语和他问好,指了指浮在不远处的海面上的Eggsy,又指了指自己的右手,然后把端在右手上的茶杯和一个小信封放在Harry身侧布满划痕的橘红塑料圆桌上。Harry不明所以地向他道谢,年轻男人笑着转身离开。


Harry双手端起那个出现得不合时宜的茶杯,是在海边咖啡馆中常见的简洁款式,托盘外沿和杯口描有两道纤细的金边,杯中盛有半杯清水,杯底躺着一枚铂金男戒。Harry顿时醒悟过来,取出戒指,发现内侧刻着“H.E.”*字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装饰。


Harry放下茶杯和戒指,展开那封信,信纸上残留有Eggsy的须后水的气味,内容用生涩的花体字写成,摘自勃朗宁夫人的一首十四行诗。


"I love thee freely, as men strive for Right;


I love thee purely, as they turn from Praise.


I love thee with the passion put to use


In my old griefs, and with my childhood's faith."


信纸背面写有"H.E. Harry&Eggsy Happy Ending",是Eggsy平时给Harry改稿时常用的凌乱字体。Harry捏着信纸,抚平右下角Eggsy不小心造成的折痕,然后抬头去看Eggsy,他的男孩也在看他,在Harry抬头的时候腼腆地微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Harry带上戒指,新戒指尺寸合适,恰好遮住旧有的戒痕。


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已经退休,不必担心Merlin的紧急联络,更不必担心一会儿他和Eggsy在水下接吻时会被女王的电话打断*,不过他考虑也许可以在小说中加上这一情节,再加入一只聪明但不识趣的金刚鹦鹉,一个口齿不清的高智商反派,一些宏大的连环爆炸场面,但这一切在此时此刻都显得不再重要。


Harry将戒指转动半周,会心一笑,从躺椅上站起来,向Eggsy走去。


—FIN—



  1. *歌词 :来自打雷姐的《West Coast》,Remix版也都好听


  2. *十四行诗:勃朗宁夫人的《How Do I Love Thee》,非常美的情诗,译本很多,左思右想还是引入原文,原汁原味,我觉得非常适合于Eggsy对Harry的告白


  3. *H.E.:这个梗来自电影《W.E.》(《倾国之恋》),“W.E.”是爱德华八世及夫人的名字缩写。Eggsy求婚也是模仿电影中送礼物的一个桥段,片中情节是E将一枚十字架手镯吊坠放进茶杯里送给W。2012版电影是大喜哥和Andrea Riseborough主演的,麦当娜导演,拍得非常精致的片子,OST作曲和《单身男子》是同一位,服装设计和《Kingsman》是同一位。片尾曲《Masterpiece》也很好。HE这一缩写的多重含义非常美好,就像文中我所写的那样。Harry&Eggsy,Happy Ending。


  4. *最后这个梗来自《007之明日帝国》


  5. James的推荐人是私设,哪位能告诉我电影中他的推荐人究竟是谁,我刷了好几遍也没弄明白TAT,非常感谢





评论
热度(97)
  1. 白夜灯塔移魂都市 转载了此文字
    awwwwww
© 白夜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