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灯塔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所思不远,但为平生。

心香

逐北:



Cassian Andor/Jyn Erso


 


十岁不到的时候,你第一次巨细无遗地目睹了人的死亡。


干得好,有人在你旁边说。你把枪收了回去,荒漠里的岩石如此高大,你奇迹般稳稳地走向石头投下的阴影,坐下来凝视那只飞快逃走的蜥蜴,枪声还在响。枪声停止了。


你坐在那里,巨大的阴影庇护了你的渺小。


你时常身处阴影,在你需要融入人群,窥探情报,暗杀敌人的时候,你竖起耳朵,挺直脊背用眼睛寻找目标。保持警惕。一些训练过你的声音这么说道。有时他们也说:服从军令,士兵。


你是一位军人,Cassian。


但你是逐渐意识到这点的,环境塑造了你。一开始,或许你有成为少年犯的潜质,毕竟你做贼,掳掠,杀人,你早早地成为孤儿,躲在防空洞,仰望因炮火璀璨的星空,帝国军舰缓缓掠过天际,那一刻大地颤栗,对一个男孩来说如此美丽,如此残酷。那些把你从洞穴救出的人一言不发,你们站在尘土里。然后有一个人对你说,别哭了。


长大之后,你不常想起自己的父母。他们代表秋千,发光的夏日和其他温暖的东西,又或许回忆剔除了所有的不美好,过去都是令人追念的,最爱的人始终不在身边。在最漫长最黑暗的夜里,你能够安然入睡。


你能够冷静迅速地完成任务。在对方的心口击上一枪,转身敏捷地向出口攀爬。事后你会回忆的是出口处的光,你洗净双手,聆听基地呼啸的风声。战争有时出乎意料的寂静,尽管你知道自己心跳过几下。你清楚自己是谁,有两样东西支撑着你:信仰,和你的信仰。你属于起义军,和这一概念却非常疏离,你走在一条莫比乌斯环上,有时走在正面,有时走在背面。你从未掉下去。


你不再是十岁了,有时你比十岁的那天更为厌倦,仍有这样一股动力驱使着你:或是完美的道路,或是不幸坠落的一只鸟儿——你没有停下。十岁的你目睹了落日,二十六岁的你不再凝视太阳。


现在,你凝视着Jyn Erso。


她背影像大人,走路像孩子。


她的确是一个孩子。你不禁想象,她二十岁以前的生活是否也充满枪炮,灰烬与鲜血。在最漫长最黑暗的夜里,她是否安然入睡,做着秋千的梦。她拿起枪,神色自若,就像第一次见面时把你打趴在地上一样。


她是一名真正的战士。


难怪她似曾相识,你在过去的自己身上见过她。最初,你们都在寻找一个家,你们寻找颠沛流离的旅途的终点,不断地奔跑,不断流浪,你们以为自己找到了家,又在黑夜中空虚地睁着眼睛,质问虚无是否拥有尽头,命运是否拥有归宿,预言家、武士、诗人、军官……一切的战争,一切的杀戮与伤害,希望与正义。白昼之上,太阳如此孤独。


某段时间,你停止思考这一切。


你放下了瞄准Galen Erso的枪,在硝烟中发现她的身影。你突破重围,敌军从你们头顶掠过,就如你站在防空洞的那一刻,雨水打湿了你们的面颊。你把她从她的亲人身边拽开,拽着年幼的自己走过无垠的,幽暗的荒漠。你感到遗失,那是一种悲哀,一种用漠然来掩盖的东西。


那天晚上,你为梦惊醒,以为听见了哭声。你想到她,非常平静地想着她。光影缓缓掠过货船内部,浸没了船舱,先到来的是影子,就像过去无数的最漫长最黑暗的夜。世界上只有你寻找她的哭声,仿佛找到她就能证明一切都会好起来。所有事情都不可避免,可是为什么注定发生?你能够保护好她,这是你的自负。你感到惊心动魄,停下脚步——当她迅速精准地盲组枪械,影子浸没她的双手,影子之后的刹那光芒亲吻她的面颊。她坐在光里,直视前方。


你在宇宙之中寻找自己的心,它因为Jyn Erso而刺痛。


星尘。你听见她说。


她把那颗水晶重新揣入怀中,你们并肩而立。最黯淡的时刻,恒星顽强耀目地燃烧。


你们深入敌腹,殊死一搏。


没有颜色,却都是肆意泼洒,鲜活生动,比宝石更纯粹,比血液更炙热的红,那是生命的颜色。你从没有在死亡面前如此近地触及生命,你在阴影中感受自己的渺小,在决意中点亮辉煌的灯火。你在她身上找到自己。信仰,希望,正义,你不为它们正名,你是军官,预言家,武士,诗人,你是任何人;你是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你是任何一个灵魂,你是最初仰望星空的那抹影子,俯身拾起尘埃里的鲜花,你意识到星辰在白昼依然存在。你不会再见到这样美的东西,你目睹了壮丽


她握住了你的手。


你没有比这一刻更像活着。


你回忆起那个夏日,无比清晰地从模糊中脱离,光晕像五颜六色的泡沫般升腾,扶在你肩头的双手有力地一推,把秋千上的你高高抛上去,你在风中滑翔,抓紧了手中的绳索放声大笑,你的双腿自由自在地踢向天空,远处海平面波光荡漾,融化在温柔的爱意之中。你感到久违的疲倦的满足,你从秋千上下来了,踏着连绵的,柔软的细沙,踏向毁灭与新生,踏向归家的路。


你凝视Jyn,她的眼睛勇敢而明亮。潮水拍打海岸,从太阳那头传来悠远隽永的回声。


你把她抱在怀里,怀抱星尘。


你怀抱了自己的心。



评论
热度(34)
  1. 白夜灯塔逐北 转载了此文字
  2. 萧暖兮逐北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夜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