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灯塔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所思不远,但为平生。

无关爱恨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嚎啕

是阿蓓呀:

亲爱的莱特曼先生:


您好,


想必您收到这封信的那一刻,就明白了我的来意。亦或者,您对这封信的到来,早有预知。这封信里将要说什么,您一定也一清二楚。


但是,我还是给您写了这封信。在您读下面的内容之前,我只希望您记住一句话:我的一切无关紧要,甚至微不足道,这一切都只关系到一个人,伟大的莱奥梅西。


您出生在巴塞罗那,也多次在报道以及个人博客中,表达了对这个城市及这支球队的热爱。是啊,生在这里,血管中流淌的必然是红蓝的血液。同时,作为体育记者,你必定多次亲临比赛现场,您的照片和文章说明了一切。


那么,...

我他妈到底意难平。(心里淌血)

森林光年:

唉……就很扎心……瓜和煤球前任既视感很强,是个好前男友【。让我感觉即使分开,他依然爱着煤球,回忆里只有美好

你瓜说过的那些关于梅西过分偏爱的话

我爆哭。

yf的远方:

我自认为自己可以包容一切,现在我发现会有例外(10年客场对马竞,梅西受了很严重的伤,赛后记者见面会狂喷马德里媒体写的那些要不择手段阻止梅西的文章,有兴趣的人可以找找原新闻,你瓜真的是怒不可竭,说了好多平常他一定不会说的话)


你不会遇见第二个梅西,我也不会


在这个年纪,我只遇见过一个人,他无所不能


世上没人可以不听我的话,除了梅西


梅西需要快乐,只有他快乐,巴萨才能快乐


莱奥在这里,他的心在这里(巴萨告别记者会上)


有时候恍惚间还以为梅西还在我身边(曼城跟莱因克尔的访谈)


我想让梅西成为最好球...

© 白夜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