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灯塔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所思不远,但为平生。

【梅蛋】小甜饼魔法(短甜一发完)

安然大哭。

是你的阿岚:

元旦快乐😆一篇基本上用左手写出来的狗血文(。
就当是送给@一块键盘 的新年礼物吧(。太太我喜欢你好久了呀你造吗😆


*
Merlin在这里住了有一段时间了。这个街区安静而不偏僻,适合他的工作——计算机方面的,他不喜欢刚闭上眼就被楼上的吸尘器吵醒——离他家最近的房子也隔了一条街两排树,而且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他挺喜欢这里的,也就一直住了下来。
顺便带着一只猫。
这只猫,Merlin为之命名Lancelot绝对不是因为它太有传说中圆桌骑士的风度。


总之,他是没怎么在意Merlin和Lancelot这个组合看起来是多么怪异,反正他的朋友们都不怎么会给宠物起名字。于是在伦敦某处的安静街区,传说中的大魔法师和第一骑士就这么相安无事地生活着(相安无事的意思是,Merlin需要给这只猫喂食铲屎好生伺候不然就别想工作)。但是今天早上,Lancelot以最粗暴的方式,也就是抓他的光头,把他从床上挠起来,完全不顾Merlin刚刚睡了不到半个小时,现在表情臭得像隔夜培根,并且还没穿上衣,口爪并用强行把他拽到门前。这时候他才听到门上有抓挠的声音,还伴随着阵阵野兽的低吼。
Merlin吓了一跳,然后拉开了门。


Lancelot和外面那只……斗牛犬,面面相觑,然后发出了一声尖叫。
可怜的小狗哪见过这种大世面,立马吓得那个调头就跑——紧接着就有一双手把它抱了起来,是个男孩子,穿着黑色的运动服,脸上的笑容让Merlin刚刚睡醒的大脑有点过载。伦敦什么时候出过这么大的太阳啊?
“实在抱歉,”男孩抱着狗,冲他诚恳地笑,“本来不想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粗鲁的。”
“请问你是……?”
“我是旁边刚搬来的。”他指了指那座空了很久的房子,“我叫Eggsy Unwin,不过我猜现在应该不是互相认识的好时机,你大概更想回去继续睡觉。”
Merlin点了点头。两只小狗,他在视野的右下角加了注释。原谅他困倦的大脑吧。
男孩,Eggsy,摸了摸头:“那就不打扰你了,我晚点再过来拜访?再次抱歉并且晚安?”
“晚安。”Merlin敷衍着,弯腰把浑身炸毛的Lancelot抱起来。
“……只是顺便,你的腹肌超棒的。”


“……噢。”
第一次见面就说起这种事真是够直白的,Merlin有点被吓醒了。Lancelot不满地叫了一声,挣开他的手跑到房间里面去了。
“谢谢。”他最后说。


*
他第二次敲开这扇门的时候要礼貌得多,Merlin给他开门的时候也从容得多,毕竟他这次已经穿好了衣服。
Merlin先打了招呼:“嗨,Eggsy。”
他看上去满脸都是“你居然记得我的名字”的惊喜,完全没有看出来门里的人满脸都是“那是因为我之后根本没睡着”的无奈:“下午好啊……?”
“叫我Merlin。”他侧过身,好让Eggsy走进来。男孩一边往里走说着那是你的真名吗听起来真酷,一边冲他挥了挥手里的盒子。
“我妈下午刚烤的曲奇,超棒的要不要来点?”
Merlin本来还想推脱一番,毕竟现在邻居之间也不用保持多么亲密的关系,新搬来的隔壁对他来说就跟门口树枝上落过的一只小鸟一样对他没有什么影响,更谈不上拿着自家做的点心来喝下午茶(天哪下午茶,他又不是Harry)这种老友一般的活动。过于亲密的邻居关系往往意味着更多的日常麻烦,更多的时间浪费和更多的感情纠缠……
然后Eggsy把盒子放在茶几上,打开了。
“嗯……我是要吃点东西了。”
没有吃午饭的Merlin这样说着,到厨房泡茶去了。


“你没带那只斗牛犬。”Merlin说。
Eggsy点头:“我感觉他和你的猫有点合不来……他叫啥?”
“Lancelot。”
“你是不是对圆桌骑士有点儿情结还是啥的?”
“没有。你的狗叫什么?”
“好吧如果你坚持……JB。”Eggsy看他一脸疑惑,“Jack Bauer,不是James Bond也不是Justin Bieber。”
Merlin笑了,甜甜的小饼干总是容易让人心满意足。
“Lancelot不是跟你的狗合不来,他就是第一次见到小狗不知道怎么办好。”
窝在猫爬架顶端的Lancelot叫了一声。一定是因为猫不能翻白眼。不管这位先生到底是不是话里有话含沙射影,反正Eggsy是没听出来,他忙着处理掉最后一点饼干的碎屑,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不懂大人们的弯弯绕绕和暗喻修辞。他把最后一块饼干拿到嘴边:“那我以后应该常常带JB过来,让他们熟悉一下?……这曲奇你还吃吗?”
Merlin怎么好意思和一个男孩子抢小饼干呢,但是听听这话问的,这么真诚又这么直白,就好像只要他说要吃,他就能立刻把那一小块曲奇义无反顾地送到他嘴边一样,而这对一个男孩来说是多么大的牺牲啊。
“不不不你吃吧。”Merlin说。
还让他们熟悉一下?他本以为一只猫和一只狗最友好的程度也就是见面不打架而已。


*
但是Merlin没有想到,让这两只小畜生熟悉一下的第一次好机会来自他自己。
他右手抱着Lancelot,左手提着一大包猫粮猫砂猫玩具,站在邻居家的门廊里,试图解释清楚目前的紧急状况:“实在不想麻烦你,不过公司突然有事要出去一个星期,想拜托你照顾一下Lancelot。”
“哇噢,”Eggsy看上去甚至有点受宠若惊了,“我倒是一直挺想试试养猫的,就是交给我你能放心吗?”
“总比交给街对面的Mr. Valentine放心。”
“为什么?”
“他养鹦鹉的。”Merlin说,“街区一霸,没事别去找他。”
Eggsy看着他笑,Merlin手一抖,差点把猫给扔了。这个男孩子,随便一笑就能把湿冷冷的秋天笑得跟春暖花开了似的,到处乱放冲击波。人到中年可承受不来这个。男孩子变本加厉地伸出手来:“我能抱一下Lance吗?”
“当然,”Merlin赶紧回答,“小心一点他可能会抓到你……”
话还没说完,Lancelot就迅速地顺着Eggsy的手臂窝进了他的怀里,连看都不看Merlin一眼的。


“啊哦,这可有点尴尬。”


最后Merlin开着车离开,路过邻居房子的时候还特地张望了一眼,二楼有一个窗口亮着灯。他的手机静静地放在副驾驶座上,十五秒之前它因为一条新信息而发着光,十分钟之前他刚刚保存过这条信息发来的号码,十三分钟之前那个男孩一只手抱着他的猫,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手机低头按着数字,而Merlin只想摸摸那个毛茸茸的头顶。
“嗨Merlin,这是Eggsy!:-D”
他重新拿起了手机。
“Lance会无数次试图爬到你床上,不要让他得逞。”


*
他晚些时候在火车上收到了回复。
“Oops。”下面是一张图片,那只猫窝在男孩的床上,抱着自己的尾巴,睡得十分惬意。
Merlin感觉有点头疼。


*
“大事件:Lancelot今天吃了JB的狗粮。”
“……”
“我没有让他的食盆空着啊?但是看上去他也不是真的想吃,吃了两口就走了……表情还很嫌弃?他以前有这种癖好吗?”
“……我以前没让他见过狗粮。他们俩相处得怎么样?”
“好得快搞到一起去了。”
下面附带着一张图,两只小畜生毛色一深一浅地在沙发上挤成一团,旁边是男孩子的一双脚,套着颜色不一样的袜子,图案倒是一样的夸张。
这几天Eggsy给他发的短信越来越随便了,从最开始的“早上好,Lancelot昨天晚上睡得不错”到现在的“我了个槽啊Lancelot的厕所翻了”,再加上一堆有关的没关的夹带一堆私货的照片,Merlin波澜不惊一一回复。说不上推波助澜但绝对算得上乐见其成,他本来也不习惯每天拿着手机和某个人你来我往浓情蜜意得分不开似的,但Eggsy不太一样。
“嗯。”他回复道,“别把脚放在绅士们头上,然后,换双袜子。”
过了一会他收到了回复:“你是不是有强迫症?”
Merlin才不会承认呢。
不过他也开始知道为什么Lancelot会那么习惯于住在Unwin家里了。


*
一个星期能改变多少事情,没有人能说得清楚。Merlin原本以为他们的关系也就止步于此了,一个相熟的邻居,一位比他年轻得多的朋友。他回来之后把Lancelot也领了回来,Eggsy和JB看上去都十分不舍。
Lancelot当时倒是没什么反应。
但是一个星期能改变多少事情?反正是足够上帝创造一个世界了。等到Merlin意识到Lancelot跑了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这不能怪他,毕竟他刚刚才睁开眼睛没多久。
Merlin想了想,拿起手机准备给Eggsy打个电话问问——
“嘿,你家猫在我床上。”
“我是不是应该把他送过去?”
“那个,就是顺便,这不是什么暗示吧?”


Merlin从没想过,三条短信也能让人崩溃。
“噢,我刚刚才发现他跑了。”
“你别过来了,我等会过去。”
“什么暗示?”


Merlin家里不是没住过别人,虽说时间都不长,一个星期总是有的,但期间一定会遭到Lancelot各种各样的为难,甚至有人用“你的猫实在不喜欢我”作为离开的理由。
这次这只猫一反常态不说,还学会主动示好了?Merlin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微笑起来。
没白养这小畜生。


*
所以从此以后他们有了更充分的理由互相骚扰——不,来往。Lancelot总会跑到他家里去,有时候是Eggsy把他抱回来,有时候是Merlin上门取货,之后通常的发展是Unwin太太留他一起吃个晚饭,然后再给他带一盒小甜饼回家。
谁能拒绝那么棒的小甜饼呢,这不能怪他。
至于他到底为什么不把窗户关好,不让那只猫再成功越狱——既然Eggsy家的窗户也关不好,那他又费什么心思呢。
Merlin最擅长的就是顺其自然了。


但今天晚上这个发展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Eggsy左手抱着那只猫,右手里抱着JB,站在门口,眼眶发青,似乎还带着点未消的怒火,“你的猫。”他生硬地说,说完了好像也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点冲了,有点后悔,又不好意思也想不出来再说什么,就那么在原地杵着,脸上的表情纠结成让人心疼的一团。
Merlin于是伸手抱过了猫,又抱过了狗。
“要进来坐会儿么?”
Eggsy一言不发地往里走,Merlin把小猫小狗都放在地上,自己到厨房打开冰箱,取了两罐啤酒回到客厅。
生气的男孩已经在他的沙发上窝了下来,JB在他的脚边趴着,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但是狗狗的心情不在他的负责范围内。Merlin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下来,递给他一罐啤酒。
“敷一下眼睛。”他补充道。
Eggsy才不听他的,拿过来就咔嚓一下拉开喝了两大口。
Merlin没说什么,只是再递过去一罐,指了指他的眼睛。Eggsy看看他,又看看他,才接了过去往眼睛上贴。Merlin看着他把自己冰得呲牙咧嘴的,又想笑又没办法又有点心疼,差点就伸手帮他了。成年人要克制。他把双手交握在一起,才开口道:“Mrs.Unwin看上去挺温柔的啊。”
Eggsy气得哼哼:“才不是我妈。”
Merlin惊了一下:“是你妹妹……?”
男孩几乎要被他逗笑了,但是提起来又生气,又喝了口啤酒才说:“是我继父……不提也罢。总之我今天晚上要离家出走了,你的猫也没床睡了。”
“Lancelot可以睡客房的床。”Merlin平静地说,“你也可以。”
Eggsy没有回答,把敷眼睛的那罐酒拿下来扔给Merlin,还成功地挤出了一个微笑。他的眼睛还不怎么睁得开,眼皮下面发青,上面却被冰得泛红,眼睫毛上还沾着小水珠子,被他自己一把抹掉了。Merlin攥着那个啤酒罐,以及它内里的冰冷、锡皮上的蒸汽、凝结的水滴和来自男孩眼睛的温热。
他往沙发背上一靠,冲Merlin扬了扬手里的易拉罐:“谢啦。”
“要是需要帮助的话,随时说。”Merlin也拉开了啤酒罐。
“黑客怒揍街头小混混?”Eggsy笑出声来,“谢谢,不过我想我能处理这事。”


后来Merlin的朋友,那个老派的Harry当着Eggsy的面放倒了几个闹事的刺头之后Eggsy简直是目瞪口呆,回去又缠着Merlin教了他格斗这事才算完。所以其实Eggsy这会儿是笑得太早了。
后来Eggsy才知道原来Merlin才不止是个黑客。
不过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这都不是什么大事。
Eggsy还那么年轻,一个难缠的继父也许会给他带来暴力和受伤的危险,但那也拦不住他成长蜕变闪闪发光。这个男孩有多么好,有多么不成熟又因为不成熟而有多么真诚正直并且可爱,Merlin很清楚,他的未来有无数种可能,但他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哪一个。
但Eggsy想要吗?
也许他唯一的优势也只在此,年轻的人们总是很容易倾心的。Merlin站在黑暗里,向在沙发上睡着了的男孩伸出手去。
“Eggsy,”他碰了碰他的肩膀,“醒醒,洗个澡去床上睡。”
Eggsy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盯着Merlin看了半天,才冒出来一句:“你头真亮。”
“……”
Eggsy自己也笑了出来,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在昏暗的光线里几乎称得上是柔情似水一样了。Merlin转头去看他的袜子,还是两只不一样的小怪物。这人什么时候能听话一次?
“我下个星期过生日,”Eggsy突然冒出来一句,“下个星期五。”
“嗯,”Merlin回答他,“我知道了,你快点起来洗澡睡觉,好晚了。”
Eggsy从沙发上爬起来,把脚塞进Merlin给他拿的备用拖鞋,两只小怪物张牙舞爪地进了口袋,他吸吸鼻子站起来,眼睛还有点肿,Merlin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一点点,不浓,可是又撩人。
“客房在哪?”他问。
Merlin转身带他走到主卧门口,指了指旁边的门:“有事喊我就行,别敲墙。”


当天深夜,Merlin收到了摩斯电码加密的“晚安”。
这大概是他收到过的最没用的加密信息。
更没用的是他竟然还敲了回去。


*
“早上好啊Merlin!”
“Eggsy,”Merlin被他吓了一跳,“早上好。”他走到水池旁边去洗杯子,倒掉沉积了一晚上的咖啡,满池的苦味,“你在做什么?”
Eggsy抖掉刀上的面包屑:“早餐三明治,要来一块吗?”
Merlin直接从他盘子里捏了一块,说实话他并不饿,但是谁愿意错过这么宝贵的三明治呢。Eggsy一脸期待地问他好吃吗,他咬着满嘴的生菜番茄火腿肉,芝士片还有点冷,但这并不妨碍他感到满足。
“你总能给我惊喜。”Merlin说。
Eggsy耳朵有点红。
“JB和Lancelot我都喂过了。”他半天才说。
Merlin没有动,水管里的水偷偷地往下滴,啪嗒一声,掉进了一摊又浓又苦的剩咖啡。刚做好的三明治无人理睬,缺了四分之一个角,静静地放在一边,Eggsy的眼神在上面扫来扫去,就是不肯拿起来一块塞进嘴里。
这个气氛是多么适合接个吻啊,只要他迅速地凑过去亲一下Merlin的唇角再端着盘子跑出去,三明治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Eggsy咽了口口水。
“想喝点什么?”Merlin先转过身去打开了冰箱。
Eggsy咳嗽了两声:“有没有可乐?”
“早上只有牛奶。”
“……”那你问什么?Eggsy端着三明治往外走,就这人他刚刚还想亲亲他,真是浪费感情。
Merlin拿着牛奶跟在他身后,突然觉得早起的生活也不错。


*
“二十岁出头的男孩过生日,送什么好?”
“我没想到你口味这么嫩,有点变态。”
“Harry,只是邻居。”
“那个现在一天和你发两百条信息的邻居?”
“……”


“游戏机?书?你的邻居有什么兴趣爱好吗,投其所好应该不难吧。”
“他喜欢我的猫。”
“……”


“我是认真的。”
“那就送他真心吧。”
“……”


其实这主意挺不错的。
Harry Hart说起话来真的很可怕。


“还有,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知道送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什么礼物好?”


*
星期五下了一整天的雨,Eggsy也一整天没有回他的短信。
Merlin请了半天的假,挑了自己最喜欢的衬衫,买了新鲜食材,取了Eggsy最喜欢的那家面包店的生日蛋糕,最后还历经千辛万苦给Lancelot洗了个澡。
说他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只是现在焦虑更多。Merlin再次翻开手机,【没有新通知】的提示原封不动地横在标题栏。
“Eggsy,生日快乐。”
“如果你没有别的安排,今天晚上要来我家吃饭吗?”
“我猜你今天很忙?”
“我今天一直在家,你随时可以过来。”
Eggsy始终没有回复,更没有降临在他家门前。Merlin坐在客厅里,天已经黑下来很久了,雨仍然在下着,伦敦的深秋对此从来毫不留情。窗外的两排树叶被席卷着,掉了一地,他能看到路对面那幢房子的二楼,那扇窗户里面的灯黑着。
Lancelot跳上他的膝头,翠绿的眼睛盯着他看。Merlin摸摸他的脑袋,连一只猫都比他有勇气,所以这一切就要这么无疾而终,连表达都没有就被拒绝,还是在这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看起来简直像是上个世纪的什么美国小说了——
他的手机震了一下。
Merlin一把抓起来:“Eggsy喝醉了,你能不能来接他一下?”
“你们在哪?”他毫不犹豫地回复。


Eggsy看到Merlin的时候还在发傻,笑嘻嘻地说着这人长得真像Merlin他肯定是过来让我揍他的,说完就作势要打,Merlin一声不吭,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Eggsy。”他低声说。
于是Eggsy开始拳打脚踢,死活不肯到他的伞下面去,闹脾气的男孩像是受了委屈的小狗,不过这可不是摸摸毛哄哄就能完的事,Merlin知道,他也没打算这样做。他干脆把伞收了,瓢泼大雨哗啦啦地全淋在他们身上,弄湿了Eggsy心爱的外套Merlin珍藏的衬衣,没人有心思顾及。
Merlin倒是拽住了Eggsy的胳膊,又喊了旁边那两个看傻了的Eggsy的朋友帮忙,才把他塞进车里去。
Eggsy上了车也不老实,用脚一下下地踹着驾驶座。Merlin从后视镜里看他,他也正从后视镜里看过来,被发现了就转脸盯着窗外,好像满窗户的水滴都欺骗过他的感情。Merlin看着他的头发直往下滴水,心疼又莫名其妙:“你跟我生什么气?”
Eggsy咕哝着“你什么都不懂”又踢了一脚他的椅背。
他简直要被气笑了:“你知道我懂什么?”
Eggsy还没来得及反驳,Merlin就已经把车停进了自家车库,熄了火就下车来开他的车门,Eggsy不想面对现实,遂继续对他拳打脚踢,Merlin淋着满头满身的雨,被他闹得不耐烦,干脆脱了外套,探了半个身子进来一把把他抱了起来。
Eggsy这下倒是不闹了,Merlin关上车门,拿外套把他的头盖好就往屋里走。
“你什么都不懂,”男孩在他的外套下面闷闷地说,好像自言自语,“你一点也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Merlin说。
Eggsy猛地把头抬起来看他,满天的大雨砸得他睁不开眼睛,周围又全是Merlin的味道,他喝醉了,听得不清不楚的。
“你说啥?!”
Merlin掏钥匙开门,走进屋里,把满世界的风声雨声都关在外面,他们衣服上的水滴在地上,噼里啪啦的。
Merlin低头看着他:“我喜欢你。”他重复道,字句清晰语法正确,挑不出一点毛病。Eggsy心跳得快起飞,头昏脑胀不知道是因为酒精多巴胺还是肾上腺素,邻居先生看着他笑,满眼的温柔连Lancelot都能在里面游泳。
“生日快乐,”Merlin又说,“我能亲你了吗?”


*
第二天Merlin送Eggsy回家的时候两个人都感冒了,Mrs.Unwin谢了他好久并且留他吃饭,席间还抱怨起Eggsy不接电话,对此Merlin帮他解释是手机进水了——只不过进水地点不是伦敦大雨的街头,而是他家昨晚的浴缸。
Eggsy咬着勺子傻笑,在桌子下面踢他的脚。


*
“Lancelot在你那里吗?”
“不,在你床上。”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在你床上,你什么时候回来?”


FIN.

评论
热度(98)
  1. 白夜灯塔是你的阿岚 转载了此文字
    安然大哭。
© 白夜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